前 言Preface

前 言
Preface

滇商,即在云南大地上从事商业活动、创造商业文明的特定社会群体。考察滇商的历史不难发现,由于交通阻隔,在相当长的时期内,中原人对云南的印象是遥远和蛮荒的,“西南夷”的称谓,多少反映了当时人们对云南在认识上的偏见。

事实上,云南是中国版图最早对外开放的地方,它主体是向南、向西沿着河流的引导走向中南半岛及印巴次大陆的开放。“蜀身毒道”这条被后世史家称为“南方丝绸之路”的开辟者便是西南的不安于现状的商人。面对被无数条河流切割得支离破碎陡峭不已的高原,商人们用双脚在陡峭的高原之上踩出了一条世界上最艰难的道路。至少在公元前四世纪便有驮着蜀布、丝绸、漆器的商队直达腾越(今腾冲),并进一步前行与印度人交换商品,“窃出商贾”、“无所不通”。而此时中央王朝正与强大的匈奴作战,加之航海业的不发达,因而著名的北方丝绸之路与同样著名的南方海上丝绸之路尚未开通,于是这条通往印度的古道便成了当时中国与外部世界的唯一通道。

“南方丝绸之路”使当时闭塞的云南高原成了古老中国最早的“开放前沿”。当西南的民间商贾在这条古老的道路至少进行了两个世纪的民间“国际贸易”后,中原的商人才驮着丝绸从西北进入欧洲,又过了一千多年后著名的海上南方丝绸之路才发展起来。

从某种意义上说,滇商的历史就是云南文明史的缩影。因地处边疆它不像晋商、徽商、浙商那样广为人知,但闻名遐迩的云茶、云烟、云药、云矿、云腿则是滇商的“名片”,“三迤商帮”演义出了一部波澜起伏的边地商史。

近代以来,每当国家危难之际,都可以看到滇商的身影,比如王炽、寸尊福、严子珍、舒金和、李琢庵、董澄农、吴尚贤、梁金山、庾恩锡、盛延龄、寸仲猷、浦在廷等,他们的家国情怀已构成了“滇商”的耀眼光环。他们既是滇商先贤,也是彪炳云南历史的风云人物。

作为云南首家集教学、科研为一体的滇商专题博物馆,我们试图展示的不仅是滇商的历史进程,我们更想展示和挖掘的是滇商的精神和文化价值。对于滇商这一重要的历史和精神财富,我们自当珍视之。

Yunnan merchants